首页 导航 搜索 历史

奉俊昊:《杀人回忆》原型杀手落网让我心情复杂

2019-10-21 14:32:43

        2019年5月戛纳电影节获得金棕榈大奖,《寄生虫》导演奉俊昊的国际声誉再向前大迈一步。10月法国里昂卢米埃尔电影节放映导演作品回顾展以示致敬,导演同时拥有自主选片在影展放映的特权。受邀来到法国的奉俊昊,由卢米埃尔电影学院主席、著名导演贝尔唐·塔维尼耶和法国电视加台主持人勒鲁什一起主持,还做了一场爆满的大师班对话。奉俊昊带着亚洲文化中特有的腼腆和谦虚又不乏真诚,并且冷笑话自嘲不断,现场气氛活跃,参加者们饶有兴趣地听他讲述自己的创作方法,和演员的工作关系等等。

而被问到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《杀人回忆》不久前终于破案, 奉俊昊坦承自己情绪复杂,从今后大家看影片结局也将会是不同的心情了。提及《寄生虫》获得的巨大市场成功,奉俊昊坦言之前完全没有信心,对新片的成功也没有任何预期。至于金棕榈大奖《寄生虫》引发的疑问,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寄生虫?导演也终于给出了自己版本的答案。

        奉俊昊首先回忆自己在90年代末能够从事电影创作,得益于韩国抵制好莱坞电影保护本国电影工业而设置的份额制。这一法律得到许多国际电影人的联名支持,包括法国导演。他谢谢帮助过的法国电影人,并介绍现在这一份额制度已经取消,因为韩国电影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观众并取得不错成绩,拥有近50%左右的市场份额。被问到曾经进入韩国前文化部长的黑名单,奉俊昊笑了:“黑名单”就仿佛一部黑色喜剧,80年代代末的独裁到了2000年初,又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。位列黑名单上的还有朴赞郁,不过,这对他们影响并不很大,大家可以继续拍摄自己的电影,受到影响最多的是记录片和独立制作导演,因为他们需要政府基金支持。“对我来说,拍电影并不是想对政治做出回应或者施压,更感兴趣的是电影本身的美好,以及在社会中生活的个体”。

        杀人回忆:找到罪犯令心情复杂,观看这部影片的方式将会改变

        三周前,《杀人回忆》中的罪犯终于在现代高科技助力下,被韩国警方侦破。而根据真实事件拍摄影片《杀人回忆》时,这还是一个未解谜局。如今抓到杀手是否让人们和影片的关系发生改变?奉俊昊直言虽然没有见到真人,但已经看过照片, 带给自己的情绪复杂又混乱。这个发生在80年代的案件,虽然结案却始终保持神秘,16年前的影片拍摄也展现了这一特点。影片最后一个镜头,是宋康昊扮演的警察破案失败的面部特写,如今知道答案再来看影片结尾感受就不一样了。不过, 虽然大家看影片和以前的方式不太一样,导演确认也不会重新为影片加入注解或者添加新的结尾,从今后,影片更多的可以看作是关于案件的资料和见证。奉俊昊回忆起当年拍摄罪犯画面十分抓狂,为了影片中的凶犯角色,做了大量的资料搜寻工作,采访了众多警察、记者、邻居和受害者家属,唯独最感兴趣的人却不可能有机会见到,只能靠想象,并在其它一些有关连环杀手的影片中寻找灵感。比如说今村昌平的《复仇在我》,里面的主角也是一个连环杀手,还有黑泽清的《X 圣治》。

        《杀人回忆》中有许多不同镜头风格和内容的突然转化,悲剧到喜剧,尸体到饭桌上的吃饭……导演塔维尼耶赞扬奉俊昊需要有很大的自信,才有能力做到如此任性的镜头转换。奉俊昊笑眯眯地回答,这也许是我的性格使然,有点奇怪,喜欢东一下西一下,所以做不到在两个小时的电影中保持同样的调性。 当年在资料整理时,发现案件中既有黑色喜剧、也有悲剧和其它类型存在。连环杀手的确让人恐怖,不过退一步审视,剩下的世界其实很黑色很喜剧。警察不顾一切希望逮住杀手,可是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出现,却始终找不到凶手,他们很无力,不惜求助于巫师。今天的韩国警察可以借用高科技,但是当年警察们抓不到杀手,一方面绝望难过,另一方面他们的表现又很滑稽。

        面对执导大胆和天才的赞誉,奉俊昊无比谦虚:“谢谢表扬,其实做事很难,事实上我对自己充满怀疑,对自己的才能完全没有信心”。讲到创作方式:“我是电影导演和编剧,每次拍片,首先想到的是画面和声音,在此基础上才开始剧本写作,这时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在脑海里了,只需要重新构建符合电影的内容”,他举例现场举办大师讲座的里昂先贤祠剧场(Comedie Odeon) ,“比如这个电影院,它很特别,中间过道并不是垂直的,有拐角,我刚才就已经用手机将画面拍下来了,让我有在这里拍一部电影的愿望。”

        每部作品都是对前作的回应,更关注社会和其中生活的人们

        从《杀人回忆》到《汉江怪物》,从《雪国列车》到《寄生虫》,故事中既有压抑,也有神奇。每部作品之间是否存在关联或者对立关系?“是的,在写剧本的时候,我并没有刻意考虑这一点。不过之后退一步看,每一部的确都是对上一部的回应。比如第一部处女作《绑架门口狗》,希望没有很多人看过,最好你们忘了它(笑),这是一部小作品,讲述了我们每天的生活事实。与此对应,下一部我拍摄了《杀人回忆》,讲述的就是一起连环杀手案, 情绪很压抑。再接下来对应的《汉江怪物》就比较科幻和神奇。《汉江怪物》里面母性缺失,是有关父亲的故事,于是下一部影片《母亲》就作为回应。

        虽然影片各不相同,共通点却是通过类型片来讲述不同阶层的社会问题,这一点在《寄生虫》中尤其突出。奉俊昊澄清自己并不愿意去高声呐喊,只是想拍摄一部社会片,关注周围生活的人们,并尝试用一种新的风格新的思想去表现。我们挖掘某个人时,最终落脚都是社会和历史。尤其是韩国的过去历史证明,是无法将社会和个人分开的。《汉江怪物》中的主人公经营小卖店,他们作为普通百姓没有权力,我们甚至可以提出质疑,政府是否真得愿意保护他们?因为通常百姓都是被忽略的对象。从这出发,影片可以延伸出喜剧或者悲剧来。譬如说韩国在90年代有很多意外事故,很多人死亡。其中发生过一场地铁火灾,一位女孩母亲接受采访时,哭着说自己没有钱给女儿买汽车,否则女孩就不会去做地铁不会遇到火灾,也不会丧失生命了,一切都是她的错。很多人都习惯找给自己揽错,实际上事故发生在地铁里,应该是公司或者国家的责任。这是我想在《汉江怪物》中展现的内容。

        动物比人可爱,《寄生虫》筹备时没有信心只希望回本

        奉俊昊的影片中总会有动物以各种形式出现,一方面有着象征意义,一方面是相对于人性丑陋的个人偏好吗?奉俊昊一脸无辜地面对观众:“动物比人类好得多,大家都知道的啊”?说完忍不住吐槽“我都从家里出来3周半了,现在我非常想看到我的小狗,它每次能够让我平静下来,”,说完从手机里翻出自己的小狗照片为台上台下听众展示,引来一片笑声掌声。奉俊昊进一步解释,其实《汉江怪物》里的动物,虽然很恐怖其实也很可怜,我们想赋予它百分之一的可怜,就像一个有点不开心的中学生,因此而焦躁。它的形象对应一位美国演员的话,那就是史蒂夫·布西密。我的特效团队将他的一张照片挂起来用做原形,当然我一直没告诉过他(笑)。奉俊昊承认影片中的小女孩和怪物的关系,其实就像好莱坞经典影片《金刚》中的一样,不过,为了和传统怪物的表现不同,影片中的怪物并不会吃人,当女孩想逃跑,怪物只是轻轻放下她来阻止,让人害怕同时又有魅力。

        《玉子》和《雪国列车》是英语对白的国际大制作,是否是希望将自己放在更危险环境中去挑战?奉俊昊非常诚肯:“我拍这部影片,并不是为了尝试国际合拍的挑战,完全是因为故事本身的缘故。影片中讲述人类最后的幸存者,如果影片中最后活下来的只有韩国人和朝鲜人,那看起来就有点奇怪了,所以因为同样的原因,《玉子》和《雪国列车》都启用了国际演员”。 《寄生虫》在法国和韩国取得票房成功的背后原因是为什么?奉俊昊倾诉:“我们一开始只希望不赔本,并没有寄以太高希望,因为觉得这个故事有点奇怪。今天有记者问我,我回答说也许是因为贫富不均是全世界共通的话题。坦率地说,影片筹备时我们觉得能够回本就不错了,而且真得很担心,我对自己一点没有信心。我也想问问现场的你们,影片为什么会取得成功?因为影片在日本、英国等国家还没有放映,他们一定还会问我同样的问题,这样我就可以借用你们的答案了。不过,告诉我说这部影片太棒了,这个答案并不实用,我不能对其他记者解释说,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的影片太棒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 和演员合作的关系?

        “我和其他导演的方法不一样,试镜的时候,不会给对方几页剧本让他们表演,而且我也不相信试境,更愿意去看他们表演的短片、舞台剧…和他们聊天,感觉他是否胜任角色。在我影片中的很多角色演员都来自舞台剧表演,我经常到那里去挖掘。人们会都觉得舞台演员表演会过度,其实他们很容易纠正适应。我的影片中喜欢选择舞台剧演员,《寄生虫》中的管家就是来自舞台,宋康昊早年也表演舞台剧。写剧本的时侯,我就已经考虑到这些演员了 。奉俊昊也透露,和演员拍戏一般不喜欢事前排练,需要排练时,有时候甚至在他们练习的时候就会开始拍摄,因为这时候的演员还没有被打磨,可以得到最真实的表现。每个演员和性格都不一样,工作方式也不一样,我的原则是让演员感觉自然舒服,比如说,寄生虫中的9岁小男孩就不喜欢提前排练”。

        奉俊昊重新回到自己国家,做剧本创作和拍摄, 原本只想是在韩国人那里找到共鸣,“但是我没料到,在戛纳之后悉尼、慕尼黑和美国等许多国家放映,有些我觉得非常韩国的场景,其他人应该不太容易理解。但是后来发现大家的反应都很类似,这也许是互联网带来的结果。写剧本时都不会考虑观众,我很自私,首先希望的是自己满意,而不是满足好莱坞。

        谁是真正的寄生虫?导演给出了自己的答案

        金棕榈大奖《寄生虫》自放映以来就引起困惑和争论,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寄生虫?攀附富人金钱生活的穷人一家,还是凭借资本暴富的富人?奉俊昊自嘲的笑着:是我自己。接着补充,我希望这部影片本身就像一个寄生虫,永远攀附在你们身体里不会离开。谈到影片中的金钱,奉俊昊理解今天的影片中的确总离不开金钱,就像《寄生虫》中的男孩需要成为英语教师来挣钱,同时也展示管家算钱的镜头。“我甚至可以为《寄生虫》做一个小结,它讲的其实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中,如果你没有钱就不会被大家看见,如同一个幽灵” 。


推荐阅读